Spread the love

湯嘉譽的身子瑟縮一角,雙眼卻如獵鷹般不斷穿梭巡邏。

----機會終於來了,左邊兩米開外,有一食客離去,檯面剩下一小半碟揚州炒飯。

湯嘉譽連忙走過去、坐下、掏出自家湯匙、把一勺滿滿的飯粒送進口裡……

湯嘉譽吃「二手飯」的經驗已十分豐富,秘訣除了「眼快、手快、口快」外,最重要的還是要「專心一意」,不去理會旁人或驚訝或歧視的目光,否則,東西會卡在喉嚨裡,很容易給噎住。

才兩分半鐘,湯嘉譽已消滅了眼前食物。她拿出小水壼潤潤喉,再用紙巾印印嘴唇。

她敏感地覺察到左手邊不遠處射來的目光。

她垂下頭,把東西收拾好,起身匆匆離去。

一直走了兩條街,湯嘉譽才放慢腳步。

「你好----」肩膀被輕輕拍了一下,湯嘉譽猶如受驚的野貓般向旁邊急竄兩步,才一臉戒備地回頭----

那是一張見過的臉,但一時間,湯嘉譽卻想不出到底是誰。「你是----」

「我是戴靜頤,跟你當過三日同事。」對方臉上綻放著溫煦微笑:「就兩個月前,大盛建築公司。」

這半年來,湯嘉譽轉了不下十份工,再也搞不清誰是誰,只好勉強咧咧嘴:「有何貴幹?」

「相請不如偶遇,我們去喝杯咖啡。」戴靜頤指指附近的店子。

「不,我還有事……」

「來吧來吧!」戴靜頤一手挽住湯嘉譽的臂胳。「我一個人正悶著,你當做做好心陪陪我。」

湯嘉譽只好半推半就地隨著對方進入咖啡店。

兩人坐下,召來侍應。湯嘉譽只點了黑咖啡,戴靜頤卻沙律、意粉、蛋糕這樣那樣地點了滿桌食物。

美食給一一送上,戴靜頤卻儘往湯嘉譽的碟子上搬。「來來來,幫忙吃一點,我一個人吃不下。」

湯嘉譽想推卻,奈何肚子不爭氣,她只好沉著臉把東西往嘴裡掃……

直把肚子撐得脹脹的,還打了兩個飽噎,湯嘉譽才長長地吁口氣:「……謝謝招待。」

「小事情。」戴靜頤輕聲說:「請別怪我多事,你好像……有點不如意……」

湯嘉譽半垂眼睛:「你都看見了吧?還問?」

「人有三衰六旺,你千萬別氣餒!」戴靜頤拍拍她的手背:「你的困難,我可以幫忙。」

「我失業、欠租、欠卡數,早已走投無路。」湯嘉譽低吼:「你怎麼幫忙?」

「我可以介紹你到朋友的公司工作、你可以暫住我家、我再找律師給你安排債務重組。」

湯嘉譽一愣,完全反應不過來。「……你……為什麼?我們只是萍水相逢……」

「聽他們說,你是替那被上司性騷擾的女同事出頭,才被行內封殺。」戴靜頤眼裡閃著暗采:「請你告訴我,你這樣做,又是為了什麼?」

「我只是做該做的事。」

「我也在做該做的事。」

湯嘉譽怔怔地看著她,像是看著外星來客。

戴靜頤坦然地跟她對視,臉上的笑容如旭日初昇。

終於,湯嘉譽輕輕一歎。「……希望你將來別後悔今天惹上這個大麻煩……」

 

-全文完-

+1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