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今夜,路易斯把霍薏蘭帶到久違的五星級酒店餐廳。

霍薏蘭乍驚還喜。

----她猜測,對方不惜花上重金,一定是有重要消息要宣佈,莫不是想……

果然,路易斯呷了口餐前酒,便開口:「薏蘭,我有很重要的話要跟你說。」

「說吧!」霍薏蘭輕咬唇瓣。

「我考慮了很久----」路易斯吞吞吐吐,很不爽快。「決定跟你……跟你……」

霍薏蘭心裡挺著急,卻不便催促,只好用眼神大力鼓勵對方。

「分手。」路易斯用力迸出兩個字。

霍薏蘭像給大鐵錘敲了一下,眼前金星直冒。「你……你說什麼?」

「分手。」路易斯卻像背書般滔滔不絕:「也許你會覺得很突然,但其實這結果大家也心知----分手只是遲早的事。」「謝謝你曾經給我這麼多美好的時光,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。」「祝你早日尋找到自己的幸福,我們永遠是好朋友……」

「理由,給我理由!」霍薏蘭低聲嘶叫。

「還要什麼理由?」路易斯眼睛透出不耐煩:「當然是因為愛已死。」

「胡說!我們明明這麼恩愛,從來沒有吵架。」霍薏蘭抓住她的右手腕:「還是說,你外面有人?」

「沒有別人。」路易斯扳開她的手指,把右手收回來。「完全是我倆自己的問題。」「這段感情平淡、無趣、令人窒息,我再也忍不下去。」

「這是什麼鬼理由?為了你,我離鄉別井、洗盡鉛華,把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條,讓你專心為事業拼搏;到頭來,你居然埋怨我令你窒息?你的良心哪裡去了?」

「就是這副嘴臉!」路易斯的臉色陰沉起來:「你為我拋下親人、朋友、事業,犧牲良多----你永遠不會忘記提醒自己提醒我。」「我今年才二十六歲,怎麼可能一輩子活在你的陰影下?」

「二十六歲……」霍薏蘭怔怔一笑:「你終於說出真話了----你是嫌我老。」「但別忘記,比你年長十多年,你一開始便知道,是你口口聲聲說不介意年齡差距……」

「這不是主因。」路易斯擺擺手,像是撥走一只蒼蠅。「我承認我們有代溝,但不算嚴重;我們之間最大的問題,是失去了激情。」

「激情?有哪對愛侶可以保持長久的激情?還不是慢慢轉化成感情、親情……」

「跟你不同,我對愛情仍有憧憬、有渴想,絕不要得過且過渾渾噩噩行屍走肉……」

「別說了!」霍薏蘭斷然低喝一聲:「不就是分手嗎?有什麼了不起?我現在就走,絕不會求你!」

霍薏蘭站起來邁著大步走,把頭仰得高高的,不讓眼裡的淚珠往下掉……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當霍薏蘭一把眼淚、一把鼻涕地控訴著路易斯時,她的至友晁恪言卻一言不發,只不竭地向她遞紙巾。

「你怎麼不說話?最少也幫口罵罵那死鬼!」霍薏蘭憤憤地問。「難道你站在她那邊?」

「怎麼會呢?」晁恪言搔搔頭:「但她說的理由,我倒也能理解。」

「理解?」霍薏蘭登時炸起來:「這種寡情薄倖忘恩負義的人亂找藉口混淆視聽,你怎能當一回事?」

「你是忘了吧?」晁恪言輕輕歎口氣:「五年前,你執意要跟卡羅拉分手,所說的理由不就跟路易斯今天說的一模一樣麼?」

 

 

-全文完-

+1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