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“……你……你只打算玩玩?不打算建立長遠關係?”傅珀璁知道自己是明知故問。

“對。”姚初蕊閒閒地吁氣:“一旦確立長遠關係,便變得苦悶、無趣、猶如一潭死水。”“要保持灼熱的感覺,只有不斷地追尋。”

“不會累麼?”

“累?當然會,但不是現在。”姚初蕊瞟了她一眼:“我今年才二十六,四十歲時,我會停下腳步,修心養性。”

“你要玩到四十歲?”傅珀璁猛吃一驚:“還有十四年?”

“只有十四年。”姚初蕊加強語氣。“怎麼了?難道你已玩夠,想落葉歸根?”

“怎麼可能?”傅珀璁腦筋急轉彎:“雖然我有女伴,卻是各有各玩的----有她作「擋箭牌」,不知省掉多少麻煩事。”

“就是這個。”姚初蕊興奮地拍拍手:“所以我從不跟單身人士交往,就是怕被纏上。”“之前曾經中過招,那人要生要死,幾乎脫不了身。”

“那最後?”

“當然化險為夷,但已鬧出天大笑話,招人話柄。”姚初蕊咬咬唇:“總之,「見過鬼怕黑」,單身人士一律免問。”

“難得找到一位「志同道合」的人----”傅珀璁暗暗握緊拳頭:“來,讓我們好好「交流」一下……”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聽完傅珀璁的故事,莫離的臉頰扭曲得像只苦瓜。“……這……真是奇葩!”

“我已經很努力迎合她。”傅珀璁滿臉沮喪:“上網找了許多「追求秘技」、「唐璜手則」等等,但她一再要求見見我的女伴,我推了又推,卻始終推不掉。”

“那你告訴她,你們已經分手,不就成了?”莫離靈機一觸。

“她索性拒絕跟我見面----我要是變回單身,便不能再跟她來往。”

“於是,你找我假扮你女友?”

“我真是沒有其他辦法了。”傅珀璁喘著粗氣:“為了她,我不惜任何代價。”

“即使我扮得一時,也不能……”

“就見她一次,一次就好。”傅珀璁幾乎要跪下來:“只要能讓她安心,其他萬大事好商量。”

“不是我不想幫你,但你要明白……”

“我明白我明白。”傅珀璁直直跪下來。“所有後果,我一力承擔。”

莫離慌忙扶起她,深深歎口氣。

她們商量好,這場戲,決定在盡歡吧上演。

----要是出了什麼事,也多個照應。

這夜,莫離刻意打扮了。

----說是刻意打扮,也不過是把馬尾解開,長髮披滿肩,再改穿及膝裙子;單單這樣,已平白添上幾分柔媚。

她坐在二樓角落裡,品嘗著美味的羊架和新鮮的番茄汁。

傅珀璁來了,她一屁股坐在莫離身畔,伸手摟著她的腰。

莫離暗歎了口氣,敬業地把一小塊羊肉塞進她嘴裡。

傅珀璁吞下美食,再就著莫離的杯子,喝一小口。

盡歡吧仝人盡皆側目。

----大部份人認為莫離終於棄權,另尋愛侶;只有少數人如小鄺,心知內裡必有隱情。

沒多久,姚初蕊來到。

傅珀璁給大家作介紹。

“你就是傅珀璁的伴侶?”姚初蕊一臉懷疑:“但我總是在盡歡吧碰見你……”

“珀璁愛玩,我也愛。”莫離一秒「入戲」:“我們有共識----各玩各的,最後懂回家就好。”

“但大家都在說,你一直喜歡這裡的老板明空……”

“她心裡是喜歡人家,但人家一直不回應,誰也沒辦法。”傅珀璁搶著說:“她選我,就是喜歡自由,不會阻止她喜歡別人。”

“即是說,你也不會介意我們來往?”姚初蕊逕自問莫離。

莫離咧嘴一笑:“……不介意,你們高興就好。”

“這種關係,簡直完美。”姚初蕊讚歎:“我一直在尋找這種相處模式----既甜蜜又新鮮、既穩定又多變化。”

莫離和傅珀璁交換一下眼色。

----這種奇女子,真叫人無語……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今晚是「單身狗」之夜。

----這是盡歡吧的金牌主題之夜,每月11日舉行,只要客人跟侍應說一句「我是單身狗」,首杯酒水免費。

姚初蕊很早便來捧場。

她當然不是在意那一杯免費酒,她是在「狩獵」,像個精明老練的獵人,在獵物雲集的地方尋找機會。

也許讀者會問:“姚初蕊不是說過從不招惹單身人士?為什麼現在又來這裡「覓食」?”

原來,姚初蕊發覺新生代大多很不老實,明明是有伴侶,又對外宣稱是單身,意圖「渾水摸魚」。

----憑她的眼光,幾乎第一眼便識穿對方的偽裝。

且說她在一樓繞了一圈,沒發現什麼「好貨色」,便決定到二樓碰碰運氣。

她看見莫離。

----莫離正和一位容顏明麗、氣質清冷的女郎把盞談天,姚初蕊認得,那就是盡歡吧的老板明空。

兩人規規矩距地對坐著,神態完全說不上親昵,但姚初蕊就是看著極不順眼。

----那冤家的女伴,在大庭廣眾、光明正大地跟別人勾勾搭搭,完全不給冤家留一絲面子。

雖然這兩人聲明「各有各玩」,但那冤家心裡明明只有這女人----昨夜她倆在床上親熱,她脫口而出的就是「莫離」、「莫離」……

與冤家來往數月,堪稱「如魚得水」----她大方、體貼、有情趣、有品味,對自己百般遷就,簡直就是完美情人;只可惜……

姚初蕊搖搖頭,阻止自己再想下去----不管那冤家有多好,她已是「名花有主」,自己不能、也不屑把她從別人手上硬搶過來。

----「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」,姚初蕊曾經深受其苦,她實在不想再看見有人因為她而傷心。

“但如果,是莫離先行拋棄那冤家呢?”姚初蕊回心一想:“如果冤家是自由身,自己又是不是願意為她放棄整片森林?”

姚初蕊的心緒如毛球般亂纏亂繞,威士忌乾了一杯又一杯,很快已醉倒。

莫離和明空其實早已留意到她,於是走過去加以照料。

----莫離一早已向明空「自首」,坦白自己被迫當「客串女伴」,她和傅珀璁之間,純粹是同事關係。至於小鄺著她借此「良機」刺激一下明空,就是給莫離天大的膽子,她也不敢……

“你這女人居然公然偷食,可對得住傅珀璁?”姚初蕊一把抓緊莫離的手臂,尖聲質問她。

“你誤會了,其實我跟她……”莫離慌忙解釋。

“你跟她「各有各玩」,我知道,但傅珀璁心裡其實只愛你,她在我的床上,居然喚著你的名字……”

“你一定是聽錯了……”莫離的臉色登時轉青。

“你不愛她,便放生她,她自會找到珍惜她的人。”姚初蕊的指甲都陷進莫離的肌膚裡。“你當做做好心,算我求你了……”

眼見莫離給掐得淚水直冒,明空飛快出手,在姚初蕊手肘關節輕輕一扣,對方的手便不由自主地鬆開了莫離。

“打電話給傅珀璁吧!”明空說:“有些話,應該讓她親耳聽聽。”

“傅珀璁這傢伙,又說保我安全。”莫離眼淚汪汪:“下次就是打死我,我也不會再上當了……”

 

-待續-

+3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