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盼星星,盼月亮,終於盼到了這個月的7號。

這是簽約網站發稿費的日子,江守愚早上8時便起床,滿懷希望地登入網站賬戶,查看作品「生生世世」的訂閱成績。

「----」戶頭裡一片空白。

江守愚雖然失望,卻也懂得自我安慰:「別心急,人家要計算、要審批、又要轉賬,當然需要時間處理。」

於是,她每隔30分鐘便查賬一次。

可惜,每次都失望。

肚子餓了,卻沒什麼胃口,胡亂填些「威化餅」,灌點脫脂奶。

來到晚上8時,還是沒有任何進賬。

江守愚終於也按捺不住,給負責編輯發信息:「陳編,你好,請問一下,會計系統是否出故障了,我到現在還未收到稿費。」

過了十五分鐘,對方才回覆:「為減省手續,不足100元的稿費暫不發放,累計到下個月再發。」

「不……不足100元?」

「總數73元5角。」

江守愚的胸口像中了一記重拳。

----即是說,她嘔心瀝血,洋洋灑灑上100萬字的小說,只換得幾十塊錢。

足足三個月的日夜辛勞、廢寢忘餐,江守愚還滿有把握,這部創新風格的小說會得到讀者青睞。

誰知道,還是「仆街」了。

----這是江守愚第7本「仆街」小說。

江守愚自少喜歡寫作,憧憬有朝一日寫下驚世鉅著,名成利就。大學畢業後,不去找份正正經經的工作,反而躲在屋子裡埋頭創作小說,轉眼已近三年。

當日,跟江爸爸決裂時的豪情壯語猶在耳邊:「三年,我會給自己三年時間追夢;若不成功,我便乖乖回來當個小學老師。」

江爸爸的目光,又擔憂又生氣,卻也無可奈何。

為避開他,江守愚借口專心寫作,特意搬到新界村屋獨居。

一星期三天,江守愚到便利店打工。

微薄的收入當然不夠交租和吃飯,全靠江媽媽暗裡補貼。

----江媽媽是江守愚「頭號粉絲」。江守愚小學一年級第一篇貼堂作品「我的媽媽」,原稿保留至今……

江媽媽少年失怙,僅初中畢業便出來工作,對「文字工作者」有著莫名的崇敬----也許因為這原因,江媽媽十分支持江守愚。

江守愚深愛母親,也視她為主要寫作對象----用字淺白、結構簡明、立意正派----無生僻難懂辭藻、不賣弄色情暴力、總是善惡到頭終有報的大團圓結局……

----也許,你們會說:「哦!那怪不得『仆街』了……」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江守愚把自己整個人綣縮在床上哀悼,任由時鐘轉了一圈又一圈。

「咚咚咚……」手機響起。

江守愚不理它。

但對方顯然很有耐心,一直不掛線。20秒後,來電被轉駁到留言信箱。

但對方再接再勵,過一會,又被轉駁。

這樣來來去去,足足三次。

江守愚終於忍不住接聽,也不看來電顯示,半死不活地說:「喂!」

「乖女,怎麼一直不聽電話?難道睡了?但現在才十一點不到。」原來是江媽媽。「你的聲音有點不妥,是不是生病了?」

「沒有沒有。」江守愚連忙換上一把朝氣勃勃的聲音:「我剛才在洗手間,沒聽見電話響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江媽媽興奮地說:「你那本『生生世世』的結局感人極了,我看了三次,還是忍不住流眼淚……」

「媽媽----」江守愚滿心尷尬:「你太誇張了!」

「不誇張不誇張,這麼有深意的結局,我怎樣也想不出來。」江媽媽搶著說:「我把它推介給親戚朋友和鄰居,大家都讚不絕口。」

江守愚心裡又羞又氣:「媽媽,別這樣,太難為情了!」

「乖女,好東西自然要跟別人分享,用不著害羞。」

「媽媽----」

「好了好了,來說正經的。」江媽媽壓低聲音:「今個月的租金和零用剛轉到你戶口,我多轉了1000元----快轉季了,你多少得添兩件新衣服。」

「……媽……媽……」江守愚的咽喉裡像是梗塞著什麼東西。「但爸爸他……」

「不用理會那老頑固!」江媽媽有點憤憤然:「他剛才還在咕噥,說三年快到了,讓你趕快搬回家,乖乖去找份教書工作……」

「不……其實我……」

「不是還有兩個月麼?」江媽媽溫柔地說:「乖女,媽媽對你有信心。」「你終有一天會成功,到時候,自然會好好孝順爸媽。」

「……一……一定會……」

「好,早點休息吧!明天繼續努力,媽媽很期待你的新作啊!晚安。」

「晚安。」

江守愚把整個頭深深埋在枕頭裡。

----只剩下兩個月,時間完全不夠!莫說成書,就是大綱也沒有絲毫頭緒。

----真的要放棄了嗎?承認自己空有夢想,卻沒有相應的天賦、才幹和能力?

----不甘心!但不甘心又可以怎麼辦?光陰寶貴,不能浪費。自己已比同期人落後了整整三年,再不加把勁往前追,真要蹉跎到老,然後悔恨終身?

----神呀!請告訴我,我應該怎麼辦?

驀地,那個既古怪又簡陋的網頁在腦海裡浮現。

江守愚馬上翻身起床,打開電腦,輸入「夢想成真」四個字。

「只有你想不到,沒有我們辦不到!」

「我們可以為你實現任何夢想!」

「趕快踏出第一步,徹底掌控自己的人生!」

江守愚橫看豎看,也覺得這是個騙人或惡搞網站。

但所謂「士急馬行田」,只要有萬份之一機會可以扭轉自己那灰暗的命運,江守愚實在不想放棄。

終於,她猛一咬牙,把自己的姓名、出生年月日時和手機號碼,輸進電腦。

 

 

-待續-

+1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