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這天,燕千尋隨著邱仲恆到明珠賭場視察業務。

明珠賭場是江南首屈一指的大賭場。主要分兩部份,東邊重重庭園,十來個賭廳,極盡瑰麗堂皇,專供身份地位較高的人士耍樂;西邊兩個大廳則以招呼普羅大眾為主。

他們靜靜地四處察看,沒驚動半個幫眾。

當走到四海廳時,燕千尋留意到其中一張賭桌不妥當。

邱仲恆順著燕千尋的目光,也馬上發現了異樣。

那荷官和一個穿灰衣的年青賭客勾結上了。

----方法很簡單,荷官大都受過嚴格訓練,可以控制手中的骰盅。那拍檔買大了,他便開大;買小了,他便開小;這樣還不大贏特贏?

本來這是神不知鬼不覺的,一來那人的注碼不大,二來他也不時故意輸掉幾注;但那荷官的眉宇間透出絲絲不安,當賭客下注時,他的兩眼更斜斜的偷望那年青賭客的下注情況。

「邱叔叔----」

「一切由幫主作主。」邱仲恆說。

燕千尋喚來管場漢子,求見賭場主管。

主管陸東看見燕千尋和邱仲恆,很是吃驚。

燕千尋也不耐煩聽他說什麼有失遠迎,恕罪恕罪等門面話,便立刻吩咐他派人帶來八號賭桌的荷官,以及好好看守那年青賭客。

那荷官給帶來了。

「勞大山。」

「屬下在。」

「你加入龍宙幫多久了?」

「十五年了。」

「這麼久了麼?那你應該知道,串同外人,欺騙賭場的叛徒會有什麼下場吧?」

「斬掉雙手,逐出龍宙幫。」勞大山的聲音帶著顫抖。

「好,那你是明知故犯了?」燕千尋怒叱。

「屬下不敢。」他慌忙跪倒地上。

「你的把戲瞞不過邱叔叔和我的眼睛,你再不承認,我便把那灰衣漢子一併帶來對質。」

「屬下該死。」勞大山叩頭不止。

「不,你不該死,你只該『斬掉雙手,逐出龍宙幫』。」燕千尋沉聲說:「勞大山,你服不服?」

「屬下……服。」

「押他下去。」

那時候,外面傳來喧鬧聲。

「什麼事?」

有人進來稟告:「幫主,余榮求見,說是為了勞大山的事。」

「誰是余榮?」燕千尋問。

「十四號賭桌的荷官,勞大山的義弟。」陸東答。

「讓他進來吧!」

「屬下參見幫主。」一個瘦小的中年漢子進來,跪下:「懇請幫主網開一面,饒恕勞大山!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勞大山是犯了幫規,但他有苦衷……」

「榮,別……別說!」勞大山搶著說。

燕千尋看了勞大山一眼,示意陸東派人帶他出去。

「余榮,你實話實說吧!」

「屬下知道。」余榮說:「勞大山、周興昌和小人是結拜兄弟,周二哥本也是賭場的荷官,上個月才給辭掉。」

「半年前,周二哥的女人病倒了,看了很多大夫,花了很多銀兩也沒有好轉,後來,聽說有一位姓曹的大夫,本領很大,但診金很貴,一開口便是一百兩。」

「我們做兄弟的,那有不想辦法幫忙?但實在都是窮胚子,幹活掙飯吃,誰有百兩銀子應急?周二哥沒辦法,問陸總管借糧,但陸總管說沒有這樣的規矩,不肯。周二哥愁錢,工作便不小心,累賭場輸錢,也開罪了客人,陸總管便把他辭掉。」

「周二哥真是流年不利,那夜,他喝多了兩杯,跟人爭執,給推到路上,被一架馬車撞倒,斷了左腿。」

余榮說到這裡,也不禁揩了揩眼角。

「家中一個病人,一個跛者,還有兩個弟妹等著吃飯,大兒子周健才十七歲,怎麼揹得起這重擔?」

「勞大哥不忍見他們一家子到了絕路,才想到這個辦法……」

「幫主,求你大發慈悲,把勞大哥從輕發落吧!斬了他雙手,他還能養活自己和一家人麼?只怕他那可憐的閨女……」

燕千尋皺眉:「你說的都是事實麼?」

「屬下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欺騙幫主,賭場裡每位兄弟也知道這件事,幫主隨便問那一個也可以証明屬下所言隻字不虛。」

「好,你出去吧!我會查明這件事。」燕千尋說。

燕千尋傳了兩個荷官進來問話,証明余榮所說屬實。

「陸總管,周興昌的事,你也知道吧?」

「屬下也……也聽聞過。」

「你既知他家裡有困難,為何不加援手,反而藉詞辭退他,間接把他往絕路推?」

「幫主,這是賭場的規矩。」

「哼!我問你,龍宙幫的祖訓是什麼?」

「『以忠為心,以義為血』。」

「陸總管,你果然忠心得很啊!」

陸東臉色陣青陣白,燕千尋話裡的意思很明顯----陸東,你真是全無義氣啊!

「把勞大山帶進來。」

燕千尋跟勞大山說:「你義弟余榮已把所有事情告訴我了。」

「幫主----」勞大山苦苦哀求:「求你放過周健,這全是屬下一人的主意,就是把屬下兩隻腳也砍斷,屬下也是甘願。」

燕千尋凝視他:「斷了四肢,你的閨女怎麼辦?」

「……秀姑她……不懂投胎,命裡注定要吃苦……」

「這根本不關你的事,你卻不顧一切犯下幫規,弄成殘廢,甚至要連累家人,不是太笨了嗎?」

「義之所在,不容有辭。」

「好一句『義之所在』!」燕千尋說:「本幫主念你能夠秉承祖師遺訓,以義為血,恕你無罪,但若然再犯,定當兩罪俱罰。」

「多……多謝幫主開恩!」勞大山的聲音顫抖著:「但周健……」

「周健不是龍宙幫的人,把他逐出賭場,永遠不准他踏足半步。」

「謝幫主!謝幫主!」勞大山搗蒜似的叩著頭。

離開明珠賭場,燕千尋跟邱仲恆沒有直接回總壇,反而到那曹大夫的醫館……

 

-待續-

+3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