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夜裡,燕千尋一個人在花園發呆。

「千尋----」程小倩來到燕千尋身邊:「邱叔叔把今天的事告訴我們了,你做得很好,為什麼你好像不大高興?」

「小倩,」燕千尋緩緩地說:「不知道龍宙幫轄下還有多少個明珠賭場,還有多少個勞大山、周興昌----給我遇上的,我可以幫一點忙,但不知道的呢?就任由他們自生自滅了?」

「你身為幫主,幫助幫中兄弟自是責無旁貸,但也不能一蹴即就,只要你有這份心,堅持下去,還怕不能達成心願嗎?」

「我只有一個人……」

「什麼一個人?」程小倩柔聲說:「你有四位壇主,有十二分堂堂主,還有數不清的總管和要員,只要你把主意告訴大家,讓大伙兒併肩為幫中兄弟做事,他們便有福了。」

「小倩,我怎麼想不到?」燕千尋心裡靈光一閃:「我可以每月從錢庫撥出一筆銀兩,讓專人管理,用來接濟幫中有需要的兄弟。當有兄弟有急需的時候,可以向專人稟告,經查明屬實,便把銀兩發下。」

「為了鼓勵兄弟們發揚忠心義氣,我還可以讓他們隨心捐獻,共襄善舉。」

「這主意很好。」程小倩微笑:「想不到你的腦筋居然轉得這麼快!」

「別取笑我!」燕千尋的臉紅了:「要不是你一言驚醒,我這大傻瓜還在亂鑽牛角尖呢!」

「好了,早點回去休息,明天一早便跟壇主們商量。彤兒還在等你呢!」

從議事廳走出來,燕千尋和夢影走到偏廳喝茶。

「怎麼了?還在生氣麼?」夢影笑問。

燕千尋搖搖頭:「只是有點納悶,想不到他們逐一站出來反對----說他們古板好,還是自私?」

「反對理由更是千奇百怪,什麼計劃龐大,不切實際,什麼耗費人力物力,成效甚微,還有什麼?『祖宗之法不可改』。」

「最可笑的是那梁堂主,他居然說『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』。」

「他們是守舊派,只想安安穩穩過日子,不像你,一心一意大展拳腳----兩者之間當然有矛盾,他們最後不是也同意了?」

「全仗四位壇主堅決支持,他們才不得不贊成而已。」

「這是因為你在位時間尚短。」夢影說:「我想你緊記,只要你提出的主張是正確的,對龍宙幫有益處的,四壇壇主也必定支持你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過了一會,燕千尋問夢影:「你有沒有發現萬堂主好像有點不對勁。」

「你心思倒細,是的,他家裡出了事。」

「什麼事?看看能不能幫上點忙?」

「萬堂主有個獨生子,萬志賢,跟一個姑娘很要好,但女方家長堅決反對他們來往,理由是門不當戶不對。」

「萬堂主在龍宙幫位高權重,誰人不敬?女家又是那一方的王孫貴冑?」

「對方也只是一個普通米商而已----沒奈何,龍宙幫縱是江南大幫,在外人眼中,也不過是一群粗鄙不文的烏合之眾,下三濫、不入流的黑道人物,想想看,他們怎麼肯把女兒往火坑裡送?」

「這是偏見……」

「對!」夢影歎喟:「人們對龍宙幫的成見很深----包娼庇賭,勾結土豪、貪贓枉法等惡名永遠伴著每一位龍宙幫的兄弟。」

「我才不相信歪理常存----事在人為而已。」

這夜,是江南大米商駱世旗的壽辰,大宴親朋。

燕千尋帶了彤兒、程小倩和玲瓏到賀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們身上。

----雪衣霓裳的彤兒,翩翩彷如入世天人,高貴秀逸。

----纖秀雅淡的程小倩,素妝淺笑,令人不禁起著親近之心。

----眼睛烏溜溜的玲瓏,輕盈嬝娜,動人心屝。

----當然,還有回復女兒裝扮的燕千尋,英姿勃發,灑意飛揚。

駱世旗彷彿定過神來,便急步上前,向她們一揖:「燕幫主與各位姑娘光臨寒舍,真是蓬壁生輝。」

「駱翁太客氣了,姐妹們冒昧到訪,還請駱翁勿怪。」

「燕幫主簡直要折煞老夫。」

----燕千尋明白,駱世旗看不起龍宙幫是一回事,給不給臉子是另一回事。他要在這裡立足,始終不能開罪她這一幫之主。

也許,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,他那份明明是用來虛應故事的請帖,竟真會為他請來四位貴賓。

眾賓客更是不明所以,紛紛竊竊私語。

燕千尋不理這些,只管和主人家寒喧:「這位便是令媛駱姑娘吧?萬兄弟好高明的眼光。」

「這正是小女盈盈。」駱世旗說:「盈盈,快來拜見燕幫主,彤姑娘、程姑娘和玲瓏姑娘。」

「駱盈盈拜見燕幫主,彤姑娘、程姑娘、玲瓏姑娘。」

「駱姑娘,大家也是年青人,不必講究俗禮了。」

燕千尋三言兩語便把身畔伊人交給駱盈盈招呼,然後跟駱世旗在一旁把酒閒聊。

燕千尋謙恭地向他請教經商之道。

聊著聊著,駱世旗詳述自己三十年前由經營一間小米鋪開始,當中經歷的風風雨雨,直談到今時今日,掌握著江南近十份一的白米供應。

「駱翁的眼光和魄力真叫燕某敬佩!」

燕千尋接著說:「不知燕某可有幸跟駱翁合作,共創一番事業。」

「哦!燕幫主有意在米業大展拳腳?」

「龍宙幫不願意放棄每一個正正當當的賺錢良機。」

「快人快語,老夫可以先聽聽合作條件麼?」

「龍宙幫出資七成,駱翁出三成,採購營運便落在駱翁這老行尊身上,利錢則對分。」

「這……」

「駱翁可以詳加考慮,稍後給燕某答覆。」

燕千尋微笑。「是了,萬兄弟和駱姑娘的好日子定了沒有,燕某準備薄禮也是時候了吧?」

「燕幫主誤會了,」駱世旗急忙說:「小女跟那萬志賢只是泛泛之交,好日子什麼的,再也說不上。」

「是嗎?」燕千尋故作惋惜:「燕某還以為他們好事近了。萬兄弟也是的,每次見面,他總是跟燕某商談和駱翁的合作計劃,不談私事,讓燕某還以為……真是可惜!」

「燕幫主,那我們的合作……」

「只要駱翁點頭,這事便成----親事是親事,生意是生意,怎可以混為一談?何況,婚姻一事,是兩口子廝守一輩子的,總要雙方情投意合才會美滿,駱翁,你說是不是?」

「情投意合?」駱世祺輕喃著,抬眼遙望遠處的掌上明珠。

燕千尋看在眼內:「駱翁,你真要仔細考慮清楚。」

三天後,駱世旗給了燕千尋一個滿意的答覆。

兩年後,他也同樣把滿意的答覆交給萬志賢。那是後話。

 

-待續-

+3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