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「幫主----」眾人大驚失色。

燕千尋頭也不回地向大門走去。

「屬下誓死追隨幫主。」二十名釀酒學徒越眾而出。

「你們的好意,我心領了!但從剛才一刻開始,我已不是龍宙幫的幫主,你們不必追隨。」

「……大師姐……你是我們的大師姐,分屬同門,理應福禍同當。」

「是啊!金大娘門下,豈是膽小怕事之徒?」

「來,師兄弟們,讓我們把那什麼百威幫連根拔起……」

響應之聲不絕於耳,燕千尋胸口澎湃著那萬丈豪情。「不怕死的,隨我來!」

百威幫的巢穴在城外的百虎山上。

燕千尋和二十位師弟乘黑掩至大寨,各人依計行事。

首先,瞭望台上的兩名嘍囉被燕千尋不聲不響地放倒了。

黃斌、潘恩、蘇軍三人負責潛至寨內各處放火。

其他人分成三隊,由徐鋒、汪海、彭力率領,暗藏大寨各通道要塞,伏擊敵人。

火光在頃刻間衝天而起。

「……失火啊!來人,快救火!」

「……廚房那裡失火了……貨倉那邊也……」

「東邊那一排房子快燒清光了,還不快去幫忙……」

人們在睡夢中驚醒,狼狽不堪地逃命。

埋伏一旁的漢子伺機偷襲,猶如甕中捉鼈,霎眼間制服了數十人。

燕千尋威嚇一名嘍囉,找出百威幫幫主趙百威的臥房。

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住他的脖子,他嚇得兩腳顫抖起來。

燕千尋低叱:「快交出手上所有賣身契和『花名冊』。」

「這……」

「還要命麼?」燕千尋把匕首推前半分,鮮血登時湧出,趙百威不禁嚎叫著:「給…給…你別亂來!」

趙百威從房中暗格內拿出大本簿子和一大叠紙張,交到燕千尋手上。

燕千尋把他押到大廳,和師弟們會合。

大廳內燈火通明,被麻繩綁得結實的嘍囉歪倒一地。

「一共六十九人,一個也沒漏掉。」徐鋒向燕千尋報告。

「幹得好!」燕千尋說:「把他也綁起來。」

「你們究竟是什麼人?」趙百威大嚷。

「這個你不必知道,你只須乖乖聽我吩咐----立刻解散百威幫。」

「你們好大的膽子!要知道百威幫跟玄鐵幫淵源甚深,你應該問問自己,惹不惹得起……啊!」

彭力一巴掌把他打得歪了頭。

「彭力----」

「大師姐,這種畜生活活打死了也不用可憐!」

燕千尋跟百威幫的人說:「你們面前明擺著兩條路,一是改邪歸正,立下重誓永不重操故業;一是----」

「死!」

百威幫從此在江湖上除名。

燕千尋把他們放走,把大寨燒毀,並作出安排:「各人依照花名冊,尋找弱女,送還賣身契,黎明出發,日落歸隊,大伙兒在酒莊會合。」

金大娘門下二十一名弟子,一待天亮,立刻分頭進行這項深具意義的善行。

----完全不辭勞苦地,鑽進一間間齷齪黑暗的斗室,換取一道道感激喜悅的淚痕。

斜陽已老。

剛送完手上最後一張賣身契,燕千尋一邊哼著歌兒,踏著輕快的步伐回酒莊。

踏進酒鋪,燕千尋心不禁一沉----酒鋪內空無一人,二十名師弟悉數未歸。

燕千尋阻止自己胡思亂想,喝點酒,養養神。

月上老樹頭----

燕千尋早已坐不住,正要出去,四週驀地亮起了火把。

酒莊給數十個大漢團團圍著。

趙百威大搖大擺地走進來。

仰頭大笑兩聲,趙百威說:「不必等了,他們都到百威幫作客去,一共二十人,一個也沒漏掉。」

燕千尋不動聲色地回敬:「江湖早已沒有了百威幫。」

趙百威臉色一寒:「死到臨頭還嘴硬!識相的,便束手就擒,也許本幫主會大發慈悲,給你留個全屍。」

「即管放馬過來!」燕千尋吆喝。

趙百威冷笑,拍拍掌,三名鼻青眼腫的漢子給推進來。

身旁的彪形大漢立即對他們拳打腳踢,出手陰辣,往往向人家身上柔軟吃痛處招呼,任是鐵漢銅人也不禁慘號連連。

「你好卑鄙!」

「還早著呢!」趙百威桀笑,下令把早已渾身浴血,痛昏過去的漢子綁在木柱上,再把另外三人帶來,肆意折磨。

「我們就等著瞧,看看究竟是你的心腸硬,還是他們的骨頭硬!」

「求饒啊!趕快求求你們的好師姐,請她出手救救你們。」

「哈哈哈……哈哈哈!」

燕千尋眼睜睜看著那些和自己併肩作戰的師弟們飽受煎熬,早已咬破了嘴唇,卻渾然不覺。

「住手!」燕千尋扔掉手中匕首。

卻在這時候,暴喝聲響自四面八方,登時掀起了一陣陣乒乒乓乓的刀刃相擊聲。

趙百威反應過來,馬上逃走,燕千尋連忙拾起匕首,挫步迴身,把匕首直插到他的背部去。

兩名老人急步踏進酒鋪。

「幫主受驚了,屬下該死!」

「韓堂主、朱總管,你們怎麼來了?」燕千尋很意外:「不是說不願插手此事麼?」

「屬下一時糊塗,懇請幫主原諒。」

「我過於魯莽,幾至全軍覆沒,幸好你們及時趕到。」

「幫主宅心仁厚,可是百威幫的人盡皆奸狡如狐,對付此等小人,一定要斬草除根。」韓堂主說。

燕千尋點頭。

 

-待續-

+3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