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龍宙幫和玄鐵幫經過這件事後,關係大大改善了。有什麼事也能坐下來好好商量,不再亂起衝突。

燕千尋和凌宵,也成了好朋友。

時間過得飛快,燕千尋執掌龍宙幫,已經兩年。

得到大伙兒的同心合力,龍宙幫在短短時間內,從一個專營嫖賭飲吹的黑道幫會,轉為一個衣食住行皆有涉足的正派組織,也開始得到良好的聲譽,江湖人士的認同。

這天,龍幫總壇到處張燈結彩,禮樂高奏,上下一片喜氣洋洋----這是萬志賢和駱盈盈的大婚日子。

萬駱兩家議定在龍宙總壇大排宴席,還請燕千尋當主婚人。

龍宙幫久無喜慶事,大伙兒決定大事鋪張,宴開過百席,廣邀親朋戚友江湖同道,美酒佳餚慇慇奉客。

凌宵也率眾到賀。

凌宵介紹他的二弟凌宇給他們認識。凌宇文質彬彬,瀟灑俊朗,儼然一位俗世佳公子。

這時候,程小倩領著彤兒、玲瓏來到燕千尋身邊。

燕千尋正要給眾人介紹,那凌宇卻牢牢盯著彤兒。

燕千尋苦笑 ----彤兒殊色驚人,也難怪他把持不住。

彤兒躲在燕千尋身後,抓緊她的手臂。

「宇兒----」凌宵清清喉嚨:「不得無禮!」

凌宇不理會他哥哥,逕自追問燕千尋:「燕幫主,這位姑娘是……」

「她是燕某的義妹彤兒。」燕千尋也有點不高興,這廝也太猖獗了吧?

「彤兒?」凌宇的臉色一變:「她……她明明是我的未婚妻皇甫雪妍。」

「彤兒,」燕千尋轉問彤兒:「你可認識他?」

彤兒搖搖頭。

燕千尋說:「彤兒說不認識凌公子。」

「雪妍在五年前無故失蹤,我遍尋不獲,今日再逢,絕無認錯之理!」

「五年前……」燕千尋心裡一顫。

----燕千尋怎會忘記?五年前,燕千尋在山澗救了彤兒,而她,也從來沒有告訴過燕千尋,關於自己的身世來歷。

燕千尋回心一想,說:「敢問凌公子,你的未婚妻可懂得說話?」

「當然懂得。」凌宇說。

「這便對了。」燕千尋說:「彤兒是個不懂說話的啞姑娘。」

「啞姑娘?」凌宇不可置信:「世間上斷不會有這樣相像的人。對了,雪妍左手手腕有一顆紅色小痣……」凌宇伸手抓向彤兒----

「放肆!」燕千尋大力格開他的手。

「千尋----」凌宵說:「宇兒不是輕薄無恥之人,他說彤兒姑娘是他的未婚妻,這事定要仔細查明。」

「雪妍,你怎會不認識我?我們相交一載,已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----你是否有苦衷?你是否遭人威脅?」

「凌宇----」燕千尋憤怒了:「你不要咄咄迫人!彤兒說不認識你,便是不認識你,你一定是認錯人了。」

「認錯人?」凌宇喃喃地說:「不會認錯,她一定是雪妍。」

「凌兄,彤兒有點不舒服,失陪了。」

燕千尋把彤兒送回房間。

「彤兒,」燕千尋顫著聲音:「你……可認識那凌宇?」

彤兒緩緩搖頭。

「但……」燕千尋摺起她的衣袖,看著那小紅痣。「他好像真的認識你。」

彤兒緊緊握著燕千尋的手。

「彤兒,」燕千尋輕輕的說:「你真的不記得以前的事了?你儘量想一想……」

彤兒突然甩開燕千尋,然後把桌上的東西全掃到地上。

「別想了,別想了!」燕千尋嚇了一跳:「對不起!是我不好。」

燕千尋好不容易才讓彤兒轉嗔為喜。

過了兩天,凌宵來找燕千尋。

「千尋,我二弟言之鑿鑿,說彤兒姑娘和他的未婚妻十分相似……」

「我問過彤兒很多次了,她說真的不認識他。」燕千尋歎了口氣。

凌宵說:「我請教過大夫,他說一個人要是傷了腦子,有可能把以前的事情全忘記掉,連說話的能力也失去。」

燕千尋捧著頭。

----這件事,燕千尋也向曹大夫求証過了。

「千尋,讓我們平心靜氣談事情。」凌宵說:「我們先別管彤兒姑娘是否皇甫雪妍,這個也許不重要----我二弟是個好男兒,與彤兒姑娘也挺匹配,我們不如讓他們試著發展……」

「正所謂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。」他繼續說:「你這麼痛愛彤兒姑娘,更應該早為她的終身大事作好打算。」

燕千尋心裡湧起一陣鬱悶,又反駁他不得,只好說:「也要看彤兒的意思。」

「這當然。」凌宵笑:「只要你不反對便成了。」

「我……」燕千尋垂下眼睛:「不會反對。」

----燕千尋怎麼可以反對?她曾經告訴自己,會一直牽著彤兒的手,直至,一個比自己更適合的人出現……

凌宇可以給彤兒正當的名份,活潑的孩子,還有,將來百年之後,讓她入祠堂受供奉。至於燕千尋,可以給她什麼?

何況,他們真的很匹配,站在一起,便是一對金童玉女。

一切一切,只要彤兒幸福……

 

-待續-

+3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