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燕千尋的腦海浮現著那一幕幕前塵往影----

「為什麼要騙我?」燕千尋睜大眼睛,嘶叫著。

「我沒有騙你。」她低聲說:「我只是沒告訴你真相。你忘記了嗎?當時,你跟我說話,問我什麼,我也不開口,漸漸,你認定了我是個啞巴……」

「當時的我,實在是很害怕,害怕你知道我的身世來歷,會撇下我,不再理會我……」

「我不明白你說什麼。」

「我殺了人----」她顫聲說:「我殺了自己的哥哥,他喝醉酒,竟然想把我……我錯手殺了他;但爹爹不相信我,派人捉我,我一直逃,跑到山崖邊……」

「跟你在一起,是我有生以來最快樂的日子----你總是給我一份暖暖的感覺,很安心,很踏實,我不需要擔心什麼、害怕什麼,只要有你在,你便會好好照顧我----只要有你。」

「我告訴自己,皇甫雪妍已死,活下來的是彤兒,燕千尋的彤兒----我不介意當啞巴,不介意別人的看法,我只想留在你身邊,好好過上一輩子。」

「那現在,你又為什麼要告訴我?」燕千尋咬著唇:「是你的膽子大了,還是……」

那句「還是有了凌宇」的話,卻是出不了口。

彤兒的淚水成串落下:「把一切坦白告訴你,是因為我要親口問清楚,否則,我死不瞑目!」

「你要問什麼?」

「我想問,你為什麼忽然之間要撇下我?究竟是因為我無意間開罪了你?還是 你終於覺得我是個累贅?又或是,看了數年,你終於把我瞧得發膩,再也不願我在你眼前亂晃,惹你煩厭?所以想盡辦法要將我送掉。」

「你說什麼?我撇下你?我想盡辦法把你送掉?簡直是含血噴人!」燕千尋的怒氣直上雲宵:「我什麼時候做過這樣的事?」

「那夜在明鏡湖,你把我直往凌宇的懷裡推。」

燕千尋一時語塞:「這是因為凌宇是位好男兒,我想為你找個好歸宿,我做錯了什麼?」

「好歸宿?」彤兒的臉容上儘是哀怨:「是你的好歸宿,還是我的?你是害怕我獃在你身邊,會礙著你和凌宵……」

「別說了,我把罪名統統承認下來便是----」燕千尋的胸膛快要炸開:「是的,由始至終,我也沒有把你放在心上。以前的一切一切,都是假的,騙人的,我對你是一片虛情假義。我和凌宵搭上了,所以……」

「千尋----」彤兒撲進燕千尋懷裡,緊緊的抱著她,淚水一下子沾濕了她的衣襟。

「你不相信我……」燕千尋啞了聲音。

「我相信你,我只可以相信你,我情願相信你……」

「千尋,告訴我,你會一輩子留在我身邊,永遠不會離開我……你親口告訴我吧!」

燕千尋輕輕捧起彤兒的臉,瞧著她蒼白的腮兒,紅腫的眼睛,眉宇間那希冀那渴求那羞怯那淒惶,心裡似乎有什麼要破胸而出了。

「彤兒----」

燕千尋輕輕一拉,她的柔軀便壓在燕千尋身上,燕千尋一翻身,把她禁錮在自己懷裡。

縷縷幽香縈繞著燕千尋的鼻際,觸手所及盡是軟玉溫馨,燕千尋的神智漸趨迷亂,順著本能,極盡纏綿地親吻她的柳眉、鳳眼、瓊鼻、櫻唇,再撬開她的牙關,啜弄她的香舌。彤兒生澀地回應著燕千尋,她們的唇舌糾纏,直至雙方也喘不過氣來。燕千尋的手抖顫著,笨拙地解開她的束縛,也慌亂地除掉自己身上的衣物,兩副火燙的嬌軀緊緊貼合在一起,熔岩般的情火直要把人吞噬熔掉。燕千尋沿著她優美的下巴,一路往下,輕嚙淺舔她的玉頸、她的鎖骨、她的柔軟、她的小腹、她的幽深……彤兒全身顫抖起來,她緊緊的咬著唇,不讓那蝕骨的低吟溜出唇間。燕千尋心痛她,重新親吻撫慰她的桃唇,指尖卻在要塞處撩撥探索,彤兒抖顫得更厲害了,燕千尋在她耳邊廝磨:「……彤兒彤兒……你是我的……」

天已亮透,燕千尋醒過來,看著懷裡仍在熟睡的彤兒,心裡溢滿幸福和喜悅。

當中,卻也夾雜了忐忑不安。

----她和彤兒的事,應該怎樣向大家交代?這彷彿,不單是她倆人的事。

但燕千尋也暗暗下了決定,萬一大家不能接受,她們便私奔好了,總之,沒有任何人或任何事可以阻止她和彤兒在一起。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「小倩,我和彤兒……」

「我只希望你們快樂。」

「夢影,我和彤兒……」

「你終於肯面對了麼?」

「高伯伯、傅伯伯、邱叔叔,我和彤兒……」

「幫主的私事,屬下絕不過問。」

「凌宵,我和彤兒……」

「……我們始終也是好朋友。」

「凌宇,我和彤兒……」

「燕千尋,你一定要讓雪妍幸福。」

----謝謝大家……

 

-全文完-

+3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