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這酒吧佔地很大,還分了兩層。第一層有DJ台、舞池和鋼管,氣氛熱鬧歡快。

第二層卻是富有情調的清吧,小沙發疏落分佈,一張厚重的大沙發佔據一角,那邊是廚房,再過去是陽台。

門口的招牌沒有英文名字,只有兩個中文字:「盡歡」。

對了,這裡便是「盡歡吧」,在同志圈內,有點名氣。

很多人是慕名而來的。

有人說:「……不知道為什麼把她說得這麼厲害,不就是一個女人?很尋常的五官,滿街多的是……」

但也有人說:「……她的眼晴很清澈,笑容特別溫柔,當她專注地看著你,你不得不乖乖說出心底話……」

「……她總把客人當朋友,把朋友當姐妹,她會把喝醉的姐妹親送回家,甚至,讓她們在自己家裡借宿一宵……」

就像今晚,葉明琛來了不到兩小時,已在角落醉倒。她不吵也不鬧,只靜靜地伏在桌面上。

江迦藍上前扶起她,發現她原本冷峻的臉容,現在竟滿是涙痕。

「明琛,我們回家了。」江迦藍柔聲說。

「家?文諾不在的屋子,還算是家麽?」原來,葉明琛還是很清醒。

----這故事一點也不新鮮,她在的時候不知道要珍惜,當她離開後,才發現自己不能沒有她。現在,即使後悔了,卻嫌太遲。

「回去吧!你在這裡傷心,她也不知道。」

「就是知道了,她也不管,她正忙著跟新歡卿卿我我呢!」葉明琛嗚咽。

「我們先回去,再找機會跟她談談。」

「……我現在連她住在哪裡也不知道……」

葉明琛長得比較高大,江迦藍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她送回家。

葉明琛的家位於高級地段,屋內裝潢典雅時尚,看得出主人花了很多心思。睡房的床頭擺放著銀相架,裡面是葉明琛和區文諾的合照。相中人肩並肩頭碰頭,眼神一致,笑靨如花,甜蜜得叫人心裡泛酸。

看得出這照片已是好幾年前拍的了。

葉明琛倒在床上,整個人蜷縮成一個母胎裡的嬰兒。

江迦藍和傭人合力替她擦臉脫鞋換衣服,把自己弄得筋疲力盡。

「迦藍----」葉明琛彷彿清醒過來,一把抓緊江迦藍的手臂:「別走,陪我說說話。」

「好。」江迦藍在床沿坐下。

「你知道嗎?當日為了文諾,我給她爸爸打了一記耳光,耳膜也幾乎給打穿……」

「本來,他最賞識我,把我當接班人,但當他知道我和文諾的事後,把我辭退,還使了手段,讓所有稍有名氣的建築師行把我列入黑名單……」

「文諾也給趕出來,我們沒有工作,沒有錢,只能租住新界偏僻的村屋,每頓吃麵包或即食麵……」

「終於,我找到一間小公司,每天工作十八小時,過了兩年沒日沒夜的日子……」

「這麼困難的日子也熬過去,我真的以為,我們一定會白頭到老……」

「是我該死,總忍不住出去玩,但那些全是逢場作戲,我心裡真的只有她……」

江迦藍耐心聽她哭訴,待她倦極入睡後,才放心離去。

江迦藍回到自己家裡已近四時。

江迦藍洗了澡,發現自己沒什麼睡意,便打開電腦查看電郵。

江迦藍收到老姐妹林昉言的電郵,說她再過兩個月便會回到香港。江迦藍真替她高興,她把自己外放到新加坡三年,現在回來,許是已經把事情想通透了。

第二天,江迦藍準十時正起床。

梳洗後,江迦藍走上天台,在一片美麗的花圃前,深深吸進清幽的花香,再把胸懷裡的濁氣吐出來。

江迦藍播放音樂,練詠春拳。

----她先做幾下簡單的熱身運動,再做「小念頭」,由「二字開拑羊馬」開始,一招一式慢慢演來,動作揮灑流麗。

她接著練「尋橋」,再用木人樁練「黐手」,一小時下來,弄得渾身大汗。

江迦藍回到家,洗了個冷水浴,整個人便像換了零件似的精神爽利。

她哼著小曲,替自己煮早餐煲咖啡,看看報紙,一個上午便過去了。

下午,江迦藍到李老師的書室練書法。

還是寫張旭的「率意帖」,練了兩個月,仍然不大滿意。李老師說這是由於江迦藍心裡雜念太多,精神不集中,下筆不能一氣呵成。

江迦藍點頭受教-----這是典型香港人的毛病,她一直努力改善。

離開書室,江迦藍回盡歡吧。

盡歡吧的大廚小鍾拉著江迦藍,要她陪自己找香料。她們踏遍港九新界十多間店鋪,才終算找到小鍾所要的東西。

下午六時正,盡歡吧開始營業。音樂響起,射燈亮著,各人準備就緒,迎接今天第一位顧客……

有朋友問江迦藍為什麼開同志酒吧。事實上,在開盡歡吧以前,江迦藍不特別喜歡喝酒,也很少泡酒吧。

江迦藍的答案很簡單----想提供一個小地方,讓這少數族群可以開懷玩樂,不必顧忌別人的目光。

女同志,在這號稱開放的年代,還是飽受歧視的異類。江迦藍沒有這麼大的抱負去移風易俗,只想略盡綿力,為姐妹們加加油。

江迦藍本身,據她自己所說,是天生的女同性戀者。

她愛上第一個女人那年,只有六歲。

那是她的姨姨,媽媽的妹妹。她是一個溫柔韻雅的女人,說話的聲音總是糯糯的,柔柔的,像在跟你說情話。她很寵江迦藍,總是由著江迦藍胡纏。江迦藍年紀小小,卻總愛摟著她那纖細的腰肢,枕靠著她柔軟的胸懷,呼吸著那淡淡的香氣……

姨姨後來結婚了,隨丈夫移民,江迦藍哭了一個星期。

第二個愛上的對象是小學同學。到了今天,江迦藍還清楚記得她那可愛的模樣。她的眼睛又圓又亮,紮著孖辮,愛穿雪白的短裙,像位小公主。她們會手牽手,在校園的草地上散步。江迦藍還保留著學校旅行的照片----她倆認真地看著鏡頭,帶著矜持的微笑,兩手緊握在一起。還有一張卻是偷拍,兩人交叉著手,在餵對方吃薯片……

正式的初戀要數中三。對方是江迦藍的學姐,教曉她什麼是接吻,什麼叫親熱。但也教曉她什麼是嫉妒,什麼是傷心和悔疚。

接下來,江迦藍想是玩瘋了,戀愛的次數比每學期的考試還多。

出來工作後,江迦藍倒是修心養性起來。五年來,只有簡婕一個戀人。兩人分手後,便是蔣永愿,兩人拉拉扯扯,也已四年。

開了盡歡吧,江迦藍接觸到更多女同志,也聽過很多開心和傷心的故事。江迦藍的心很柔軟,總是和她們同悲同喜……

 

-待續-

+4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