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眼前人蒼白、瘦弱、嬌怯,教人完全不能把她與案子聯想在一起。

馬力行徐徐吁口氣,攤開「口供簿」,問:「姓名?年齡?職業?」

「邱思凱、22歲、會計文員。」

「你和受害人曲應韻是什麼關係?」

「我愛她,她愛我。」

「即是戀人關係?」

「不單是戀人,她還是我的媽媽、老師、知己、戰友,一切一切……」

「你們是怎樣認識的?」

「一年前,我到她公司面試,她是主考官----我們一見鍾情。」

「哦?她馬上聘請了你?」

「不,她是個成熟穩重的人,即使多喜歡,也不會表現出來。」邱思凱輕咬唇片。「她按照既定招聘程序,筆試、口試、團體面試,最後才錄用了我,叫人挑不出半絲毛病。」

「那麼,你加入她的公司後,她便乘機接近你?」

「那有這麼輕浮?」邱思凱兩頰顯現絲絲粉紅。「她對感情認真、執著,她深思熟慮了足足三個月,才決定順從內心的渴望,對我展開追求。」

「哦?她採取了什麼手段?」

「她把我安排在離她不近也不遠的位置,目光總在我身上留連,對我準備的報告總是特別關照,再三檢閱……」

馬力行不禁輕輕打斷她的話:「聽起來只是一般上司對下屬的態度,沒什麼特別……」

「不,她還請我吃午飯、送我回家、情人節送花……」邱思凱搶著說:「我和她也是個含蓄內斂的人,太激烈的示愛舉動不單是她做不來,我也不喜歡。」

「但曲應韻是有太太的,還是公司的合伙人。」馬力行皺眉頭:「你明明知道這段情不會有好結果,還是甘心情願當小三……」

「真愛就是持久忍耐。」邱思凱閃著星星眼:「而且,她一直在努力擺脫那女人----只要我堅持下去,一定可以得到一個完整的她。」

「哦?她親口答應會把你“扶正”?」

「才不用她的嘴巴說----她一直在做,我在看。」邱思凱一臉溫柔:「她找新房子、找新合伙人、籌備豪華旅行,把一切安排得妥妥當當。」

「但沒有她的親口承諾,你怎能確認她的心意?」

「我了解她猶如了解我自己。」她抿抿嘴:「我們溝通很多時候只需要一個眼神、一個笑容……」

「最後一個問題----」馬力行歎了口氣:「你捅了她,是氣她欺騙你的感情吧?」

「才不。」邱思凱吸吸鼻子:「是她被那女人纏不過,十分痛苦,又沒有勇氣自殺,我才迫著出手,讓她一了百了……」

「你說,是她求你捅自己的?」馬力行大吃一驚。

「對,她臉上的表情寫得明明白白……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看罷邱思凱的口供,曲應韻張開的嘴巴一直沒有合上。「她……她……」

「別激動!」馬力行嚴肅地說:「你快坦白說清楚,你跟邱思凱之間,是否如她所說……」

「天!她只是公司裡的一名普通員工,我見她總是看著我傻笑,我也只好回她微笑。」

「什麼吃午飯、送回家、送花等都是一般辦公室禮節----不信你可以問問公司其他同事。」

「而且,我跟太太的感情十分穩固----我們正計劃換房子、擴張公司、再渡蜜月……」

面對著這兩份截然不同的口供,馬力行只覺兩個頭大……

 

 

-全文完-

 

 

 

+1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