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「這條腿我不要了,橫豎都是廢的!」甘雅慧扯開喉嚨大喊。「你快把醫生叫來,把它鋸掉!」

「說什麼混話呢?」景懷谷又生氣又心痛。「它只是一時三刻不聽使喚,你好好休養,努力做物理治療,終有康復的一天。」

「你說的才是混話!」甘雅慧把牙齒咬得咯咯作響。「三個月了,足足一百多天,好一點又轉壞,好一點又轉壞,反反覆覆,沒了沒完……」

「騙人的,都是騙人的!」她的眼睛通紅,淚光連閃。「說什麼只是小手術,才十分鐘,第二天可以下床,第三天可以跑步……你看看現在成了什麼鬼樣子?」

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已經有三位專家醫生檢查過,確認手術十分成功……」

「手術成功,病人癱瘓?」甘雅慧怒極反笑:「現在事實擺在眼前,這條腿根本動不了。」

「醫生說,也有可能是心理問題……」

「他們醫不好我,便硬說我心理有毛病。」甘雅慧狠狠打斷她的話:「怎麼連你也相信這種鬼話?」

「你總是擔心手術出了差錯,遺留剪刀、紗布緒如此類。」景懷谷耐著性子解釋:「但已經照了磁力共振、拍了x光片,結果一切正常。剩下來的,恐怕……」

「說到底,你還是不相信我!」甘雅慧的下唇已被咬出紅痕。「走!快點走!我不要再看見你!」

「不是不相信你。」景懷谷連忙放柔聲音。「我知道你的痛是真的,使不到勁也是真的,但可能是你腦裡的神經系統作祟……」

「別拐個彎說我發神經!」甘雅慧指著對方直罵:「我好好的一條腿,當然希望儘快痊癒----你以為一直躺在床上當廢人很好玩嗎?」

「我不是這意思。」景懷谷輕歎了口氣:「但胡醫生也提過,曾經有病人因為渴望得到家人關注,潛意識不想自己快快康復……」

「你懷疑我詐病納福?」甘雅慧額角青筋顯現。

「不,你別誤會,我只是說有個案……」

「什麼個案不個案!我告訴你,我才不稀罕那些乞討回來的關心!」甘雅慧嘶聲叫:「何況,我臥病在床,已經沒有收入了,還要付醫藥費,壓力大得不得了----我巴不得明天便出院上班。」

「錢方面,你不用擔心……」

「你有錢是你的事,我絕對不要花你一毛錢。」

「這又何必?」景懷谷只覺得兩邊太陽穴隱隱作痛。

「何必?」甘雅慧「嗤」聲笑出來:「你跟我究竟是什麼關係?」

不待景懷谷回答,她又搶著說:「根本沒關係。」「我們只在三百年前談了半年戀愛,早已無跡無痕。」「在我眼中,你只是個陌生人。」

景懷谷知道她口裡說得絕情,只代表心裡從未放下。「當年我為了前途到外國進修,是我對不起你。」「這麼多年來,我心裡一直只有你……」

「這不是說廢話麼?」甘雅慧抬手在兩人之間大力斬了一下:「我們之間毫無瓜葛、無拖無欠!」

「不管你怎麼說,我也不會再放開你。」景懷谷強勢地執著她的手:「未來的每一天,我也會好好照顧你。」

「你別一廂情願!」甘雅慧掙扎不已。

「我就是要一廂情願。」景懷谷把她擁進懷裡:「你的腿,好也吧!不好也吧!反正你逃不掉……」

 

 

-全文完-

+1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