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「不識抬舉,給老夫殺!」

傅中原一聲令下,卻想不到數十大漢你看著我,我瞪著你,誰也不敢先行動手----飛刀潛龍,彷如奪命死神,誰願作黃泉路上的開路先鋒?

燕千尋根本不必擺出任何攻防姿態,單單垂手傲然趷立,已令嘍囉們噤若寒蟬,只把傅中原氣得七竅生煙。

「你們瘋了?還不快把她大卸八塊?」

大漢們面露難色,只得抽刀出鞘,向前踏上一步。

「別再窮嚷了!」燕千尋冷笑:「何不由傅壇主親自動手,除去這眼中釘?」

「老夫怎會中你的激將法?就是不動手,你無糧無水,孤軍作戰,試問可以苦撐多久?最終也是一條死路罷了!」

「不勞傅壇主費心。」燕千尋牽牽嘴角:「我深信三位壇主絕非平庸之輩,就是一時三刻被惡犬擋路,但假以時日,必定可以跟傅壇主重聚。」

傅中原一陣沉默:「老夫根本無意與你為敵,大開著天堂路你不走,偏要自掘墳墓,究竟為了什麼?」

燕千尋只報以冷冷一笑。

「老夫再問你一次,四旗你是不交了?」

「是。」

「地位權勢、榮華富貴你是不屑一顧了?」

「是。」

「你不要命了?」

「是。」

「你也不再理會彤兒跟小倩的死活了?」

「……是。」燕千尋的心窩早已血肉模糊。

----她們會得明白,是不?是不?這是自己欠她們的,也許,只能留待來生再還了……

「你不會後悔麼?」

「絕不。」燕千尋的回答擲地鏗然。

「哈哈哈,好!老夫早知千尋的答案必定如此,哈哈哈……」

「千尋重義輕生,不愧為女中豪傑,邱某心悅誠服。」

「夢影得友如此,夫復何求……」

三位壇主翩然掩至白雲堂,燕千尋喜不自勝。

「高前輩、邱前輩、夢影你們來得正好……」出乎意料,三人並未理睬燕千尋,反逕向傅中原打招呼。

「傅老四,你總算輸得心服口服吧?哈哈哈!」

「傅四哥,小弟叨光一頓,完全受之無愧。」

「傅四叔……」

「好了好了!老夫什麼時候說過要賴賬?何必七嘴八舌地亂說一氣?堂堂龍宙壇主,多久沒吃過好酒好菜了?」

「什麼一回事?」燕千尋再也按捺不住:「難道你們還看不清這人的真面目?為什麼還要跟他稱兄道弟?」

「千尋,你稍安無燥,且聽夢影解釋。」夢影淺淺一笑。

----龍宙幫幫主明不換臨終時,曾告知傅中原,自己本已尋獲女兒明雪的遺孤,並教她賭術。但因當時正與玄鐵幫惡鬥,迫得暫時離開。想不到,半月後再回,女孩卻因大水災離開家鄉,遍尋不獲。

這些年來,傅中原一直秘密尋訪女孩的下落。終於,他遇上燕千尋。燕千尋不單與娘親明雪的相貌有八分相似,還每夜練習飛刀……

於是,傅中原佈局擄人,鬼話通篇,騙燕千尋奪四旗。當燕千尋成功奪旗後,便派人告知各壇主箇中真相。四壇主相議好,決定再次考驗燕千尋,迫之以威,誘之以利,動之以情,脅之以生死……

午時,日正當頭。偌大的廣場上佇立了數不清的人。人雖多,但秩序井然,人人垂首肅靜。

高台上,燕千尋身穿雪白錦袍,跪在龍宙幫列位幫主靈牌前,朗聲立下重誓:「燕千尋自當竭盡所能,發揚我幫,持劍衛道,若違此誓,天誅地滅,萬劫不復。」

燕千尋咬破指頭,用鮮血替石壁上的巨大五彩金龍點睛。

日月風雲四位壇主依次捧上手中物。

燕千尋在高均手上接過一條金色腰帶,上面綉有四條形態各異的飛龍,燕千尋即時繫於身上。

傅中原、邱仲恆和夢影捧給燕千尋的,是七把三吋三分長的飛刀「潛龍」。

燕千尋高舉「潛龍」,在陽光映照下,發出耀眼的光芒。

台上台下幫眾齊聲高呼:「屬下參見幫主。」

----「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。」人世間有著沒完沒了的不平事,但燕千尋決定不再怨天尤人,不再獨善其身。她要憑藉龍宙幫的力量,為百姓造福。燕千尋要爹娘在天之靈,為她感到驕傲。

在未來的日子裡,燕千尋要面對的挑戰和考驗,她決不逃避。

登位典禮完畢,幫裡大排筵宴。幫眾們猜拳鬥酒,放懷作樂,十分熱鬧。

待得酒闌人散,已近三更。

燕千尋帶醉回到房間,接過程小倩遞來的熱毛巾,擦擦臉,再喝下那濃濃的蔘茶,癱瘓在軟榻上。

「小倩,你今天也辛苦了,早點休息吧!」

「我沒有什麼,反倒是彤兒……」

一聽到彤兒的名字,燕千尋登時清醒過來:「彤兒怎麼了?」

「想是心情不好,午飯和晚飯,她也沒吃多少東西。」

「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?」燕千尋馬上站起來:「我去看看她。」

「我做了些她愛吃的糕點,你帶去吧!」

「小倩,謝謝你。」

燕千尋捧著糕點,走到彤兒的房間,敲敲門,然後推門進去。

燕千尋看見彤兒正托著頭,對著燭光發呆。

「彤兒----」

她抬頭看看燕千尋,眸子彷彿一亮,但很快又黯淡下來。

「彤兒,」燕千尋放下糕點。「小倩說你沒什麼胃口,是不是不舒服了?」

燕千尋伸手想探探她的前額。

彤兒避開了。

燕千尋一愣。「彤兒,你怎麼了?」

「是不是有人欺負你?」燕千尋皺眉。

「……但誰有這天大的膽子呢?」燕千尋沉吟:「可也難說得很,我年紀輕輕,又是女的,平白走出來當他們的幫主,除了四壇主,誰也是口服心不服----可是,誰要對你不敬,我一定要他好看!」

「難道是遺失了什麼要緊的東西?」

「要什麼吃的玩的穿的戴的,都告訴小倩去,她自會處理。」

「彤兒-----」

彤兒帶點憂鬱的看著燕千尋。

忽然間,燕千尋明白了。

「你在怪我嗎?」燕千尋湊近她:「我剛當幫主,事情多,沒時間陪你,待一切安定下來,我一定會抽空……」

「嚀嚶」一聲,彤兒把嬌軀藏到燕千尋的臂彎裡。

「傻孩子。」燕千尋輕撫著她的秀髮:「在我心中,你是最重要的,我絕不會讓你受一丁兒委屈。」

「好了,來,先吃東西,然後好好休息。」

彤兒乖乖地吃下兩塊糕點。

燕千尋扶她在床沿坐下,她牢牢地看著燕千尋,眼裡有幾分愴惶,幾分羞澀,燕千尋心裡的柔絲在輕輕牽動著……

燕千尋脫掉外衣,也躺到床上去了。

----夢影說得對,只要彤兒高興,燕千尋才懶理別人怎麼看。

 

-待續-

+3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