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大家回到總壇,各人對燕千尋的所作所為,譭譽參半。

壇主們商量好,為免玄鐵幫借機鬧事,決定三天後過府陪罪。

這天早上,燕千尋看見程小倩在花園,便過去打招呼。「小倩----」

她的臉色很蒼白,燕千尋憐惜地輕觸她的臉頰:「怎麼了?你睡得不好麼?」

程小倩握著燕千尋的手:「千尋,你可不可以不去赴約?」

燕千尋搖搖頭:「早把『拜門帖』送過去了。」

「但……」

「你怕我會有危險?」燕千尋微笑:「別擔心!我們是去陪罪,不是去打架。」

「老實說,我認為自己沒有錯----消滅百威幫,是每一個稍有血性的人都會毫不猶豫去幹。」

「只可惜,當中總有一些不清不楚的牽連,滅了玄鐵幫的子侄幫,等如給人家摑一記耳光,為免多生事端,我們便去陪罪好了。」

「禍是我闖出來的,我會一力承擔!」

程小倩的眼淚掉下來:「要不是為了我……」

「別哭別哭!」燕千尋輕摟著她的肩:「我會心痛。」

「千尋----」

「我肚子餓了,要吃餃子……」

燕千尋和四位壇主,踏進玄鐵幫的總堂。

眼前的玄鐵幫幫主凌宵,是位年約三十歲,高大挺拔的漢子,他率領幾名長老迎接他們。

那凌宵,看著燕千尋,彷彿有點意外。

「真想不到一個奪四旗、統龍宙,滅百威的厲害人物,居然是一位年輕姑娘。」他讚歎。

還有一位長著大鬍子的中年人,他一直盯著燕千尋的臉,害燕千尋懷疑自己的臉上黏著怪東西。

「……你……就是明雪姑娘的女兒麼?」他問。

燕千尋點點頭。

----這個人,傅中原向燕千尋提起過,是凌宵的二叔凌劍聲,他一直傾慕燕千尋的娘親,迄今未娶。

「像!」他喃喃的說。「真像……」

「咳咳!」凌宵清清喉嚨:「燕幫主和四位壇主光臨敝幫,實在是敝幫的榮幸,請上座。」

「我們這次來,是專誠向凌幫主請罪。」一番客套後,燕千尋話入正題。 「……至於百威幫的損失,敝幫自當賠償。但敝幫希望他們承諾,不再重操故業。」

「賠償自是應該,數目可以慢慢商議,至於他們是否重操故業----」歐陽長老說:「燕幫主,每個幫會自有其謀生的方法,別人倒也無權過問。」

燕千尋正容:「堂堂男子,自當頂天立地,百威幫欺凌弱質,迫良為娼,簡直人神共憤!在座各位皆是鐵錚錚的好漢子,眼見不平事,豈能會坐視不理?」

「我輩本是黑道中人,也沒所謂什麼不平事了。」司馬長老說:「貴幫還不是同樣包娼庇賭?」

燕千尋勃然大怒:「人言『盗亦有道』,是道理,也是道義,龍宙幫上下雖不敢自詡俠義,卻也明是非,守正道,無愧朗朗乾坤,列祖列宗。」

「那些無視蒼生疾苦,助紂為虐者,卻也罪同一樣。」

四週氣氛已轉趨緊張,劍拔弩張的局面彷彿一觸即發。

「說得好!」凌宵突然一拍桌面:「燕幫主俠骨丹心,實令凌某萬分敬佩。」

「凌幫主過譽。」燕千尋一怔:「真是愧煞燕某!」

「燕幫主年輕有為,銳意求治,即位數月,已開辦多間善堂和醫館,為貧苦大眾謀福祉。」凌劍聲說:「如此仁德,真是難能可貴。高兄傅兄,得主如此,夫復何求?」

傅中原馬上接口:「凌幫主琴心鐵膽,機智勇猛,早已享譽江湖,又復得志慮忠純的凌兄輔助,怪不得玄鐵幫聲勢日隆。」

「『志慮忠純』這四字放於四壇主身上即可,凌某則受之有愧。」

「客氣客氣,凌兄真懂得往大伙兒臉上貼金!哈哈哈……」

經過大家一番通力合作的互吹互擂,登時令室內氣氛緩和下來。

「燕幫主----」凌宵問:「聽說貴幫收留了不少那些……姑娘,不知是否屬實?」

「是的。」燕千尋答:「因為她們大多孤苦伶仃,即使脫離了百威幫的控制,也是無依無靠,所以我們安排她們到敝幫做事,讓她們可以自力更生,重過新生活。」

「為了這件事,燕幫主可說是盡心盡力了。」

「只是稍盡綿力而已。」

「貴幫俠義為懷,敝幫上下也絕非暴虐不仁之輩----百威幫的事就此作算,賠償什麼的,不必再提。」凌宵說。

「幫主----」

「凌宵心意已決,歐陽長老無須多言。」凌宵沉聲說:「趙百威這廝胡作非為,令我幫蒙羞。傳我命令,凡屬百威幫舊屬,不得重操故業,違者,殺無赦!」

這一下子奇峰突起,燕千尋和四壇主驚喜交集。

燕千尋衷心讚歎:「凌幫主大仁大義,乃真英雄、大豪傑!燕某在這裡向所有受惠姑娘向凌幫主致謝。」

「燕幫主何須客氣?凌宵還有很多地方要向燕幫主請教……」

聚會在非常愉快友好的氣氛下結束。

----事情居然會這樣輕易解決,大伙兒也不禁嘖嘖稱奇。

燕千尋跟程小倩說:「我要吃三碗餃子……」

 

-待續-

+3

Spread the lo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