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read the love

那蝴蝶翅膀似的眼睫毛微微顫動,接著,緩緩的,睜開了眼睛。

「你終於醒了。」

燕千尋大喜,趕緊湊上去。

也許,燕千尋是高興得太早了,隨著少女一聲低吼,一陣劇痛傳來,她的右手臂便多了五條三寸多長的血糟。

「你----」燕千尋又驚又怒,死盯著眼前人。

少女的臉上帶著一種難以形容的戒備,非常明顯的敵意和疑懼,眼睛不遑多讓地回瞪著燕千尋,帶著奇異的兇狠和野性。

「我……我不是壞人,我沒有惡意。」燕千尋被少女盯得心裡發毛,只好努力地解釋。「昨夜,我自山澗那邊把你帶回來,天下著大雨,而你暈倒在那裡。你昏迷了一整夜,現在是大白天了,你……」

燕千尋沒有說下去。

少女一直狠狠的盯著燕千尋,根本沒有把她的說話聽進去,依然把自己的身體牢牢裹在棉被裡,依然每當燕千尋打算靠近半分時,不顧一切攻擊過來……

燕千尋跌坐在椅子上。

「燕千尋燕千尋,你今次真是倒霉透了。人救人,你救人,人家得不得到好報先不說它,卻怎樣也不會弄得這田地 ----」燕千尋在自言自語,這是她的老習慣:「被人用小刀似的指甲抓破手臂,還要被她防賊似的瞪著,這就是你,天下第一倒霉鬼的下場了。」

瞥見那少女依然故我,姿勢也不換換的時候,燕千尋真的生氣了:「告訴你這不知好歹的,我是救了你,不是傷你害你的人,你幹嗎死瞪著我?我又不貪圖你什麼?」

「再說,」燕千尋越說越氣:「你又有什麼可給我貪圖的?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,又髒又臭,看情形,你比我還窮呢!」

「我還會稀罕你什麼?你除了皮膚白些,眼睛眉毛鼻子嘴巴很好看之外,便……」驀地,燕千尋腦裡靈光一閃,終於明白了。

「你難道以為我……哈哈哈……咳咳…」

燕千尋笑得嗆著了,連眼淚也險些笑出來。

好不安易才止住笑聲,燕千尋揉揉笑得發酸的腰眼,勉強自己一本正經地說:「我,燕千尋,絕不是那種乘人之危的禽獸,為什麼我可以這樣肯定?不是我自誇自讚,對於美色這東西,我一向把持甚穩,任憑她是月裡嫦娥,還是九天玄女,我也絕不會動她一根頭髮的,因為----」

燕千尋又是「嗤」的一笑,「我動不了啊!我也是女的。」她隨手摘下頭上的帽子,解掉頭巾,放下那長長的頭髮。

少女看見燕千尋的女兒模樣,明顯怔住了。

燕千尋十分滿意她的反應。「看清楚了?我也是女孩子,並不比你大多少,一兩歲而已。這頂帽子,」她揮著手上的小帽:「是我的好朋友小倩送給我的,我一直戴著。只要一戴上它,半邊臉登時看不見了,難怪你會誤會。」

「這樣很方便,可以省掉許多麻煩事。」

燕千尋說得有點隱晦,但她相信少女應該明白吧!

「誤會,一切是誤會,解釋清楚便好。」燕千尋心裡想著,便趨上前去,但立刻,又停下來。

少女仍是擺著一副隨時拚命的陣勢,燕千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「……你……你居然仍防著我?你還是不相信我?你不是真要我脫光衣服給你看仔細吧?」

可是,那算什麼意思呢?燕千尋偷望對方一眼,少女還是滿臉的猜疑。

燕千尋咬咬牙,伸手解開自己的衣鈕。

少女立刻閉上眼睛。

「喂!你不是要看清楚麼?閉上眼怎麼看得見?快,張開眼晴來!」

少女完全不理會燕千尋。

「我早脫光了,這麼冷的天,你不是要冷死我才滿意吧?」

少女把眼睛閉得更緊。

燕千尋躡手躡足地走近床沿,在少女耳邊悄聲說:「張開眼睛啊!」

少女嚇了一跳,嬌軀直往後仰,頭兒猛的撞到牆上,登時昏了過去。

燕千尋猛吃一驚,急忙替少女檢查傷口。只見她頭上青瘀了一片,擦破點皮,有少許血。

燕千尋不由懊悔極了,小心奕奕把傷口包紮起來。

過了一會,少女醒過來。

但當少女發現自己居然半躺在燕千尋懷裡時,燕千尋的另一隻手臂亦遭了殃。

「你冷靜點行不行?」燕千尋奮力捉緊少女的雙手:「冷靜點!我是燕千尋,燕千尋,一個永遠都不會傷害你的女孩子,你為什麼要這樣兇?你聽我說……」

再也受不住少女瘋子般的掙扎,「啪」的一聲,燕千尋打了她一記耳光。

少女呆住了,燕千尋也呆住了。

「哇……」少女掩臉痛哭起來。

「對……對不起!」燕千尋完全不知所措。

少女那單薄的身軀不絕在顫抖,淚水一串一串落下,臉是全無血色的慘白,整個人瑟縮在一團,像只受了驚的小動物。

燕千尋不知應該怎麼做,只好把她擁進懷裡,拍著她的背:「乖乖別哭了,都是我的錯,我真該死……」

「我真的不是故意,我氣在上頭,你抓破我的手臂嘛,所以我……」

燕千尋瞥見她的怯弱無助,不由自主的說:「我不該騙你,還害你撞傷了頭。我知道自己有多混賬,其實你抓我,我也不是很痛……」

這不是在胡說嗎?既然不痛,又何必一記耳光狠狠送過去呢?

「不,其實是痛……」

還在指責對方好兇好兇了?

「不,不……痛……痛是痛,因為我怕痛嘛!是的,我自少已很怕痛了,所以你才輕輕的抓了我一點點,我便失了心瘋。」

「這是我不對!我自己怕痛,又不早告訴你,你當然不知道,這不能怪你,怪也只好怪我自己……」

這樣子喋喋不休地說著,燕千尋自己也覺好笑,但剛要出口的笑聲卻立即被燕千尋強行嚥回肚子。

少女抬著淚眼兒,看牢燕千尋。

也許,少女的眼神不再兇狠憤激,態度也不再強蠻敵視,可是,卻叫燕千尋更難堪了。

----當少女一醒過來便襲擊燕千尋時,燕千尋只覺得她不可理喻,自己救了人,反要受傷害,正是理在己,錯在她,是再也不會心慌的了。但現在,她才哭過,本已蒼白的俏臉卻掙得通紅,眼角淚光閃閃,臉上掛著滿滿的傷痛、淒惶,卻有更多的茫然……

燕千尋心裡有點酸,有點苦,甚至,有想哭的衝動。她實在很不明白,為什麼上天硬是要把不幸帶給人們?為什麼不讓他們保留著笑臉?

為什麼祂連眼前這少女也不肯放過?----她心裡一定有說不出的苦。

就在這一剎那,燕千尋完全明白少女所作所為背後的原因。

----沒有保護自己的人,只好自己保護自己了,也只好如此而已……

在很小很小的時候,燕千尋已懂得這個道理。

 

-待續-

+4

Spread the love